新太子赌场网址

首页 >  棋牌休闲

2016游戏行业民事诉讼大数据:诉讼已成游戏公司市场竞争策略

发表于:2019-09-23


  前言

  近年来,游戏行业飞速发展。据《2016游戏产业报告》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1655.7亿元,同比增长17.7%,已经连续3年突破千亿大关。其中移动游戏市场用户规模达到5.28亿,收入819.2亿,同比增长59.2%。随着游戏市场的发展,游戏行业的监管政策不断加强,游戏行业的法律问题也在不断变化与发展,诉讼案件逐年增多,游戏行业的合规风险面临着越来越大的挑战。

  鉴于此,诺诚游戏法律师团队通过对全国2016年在互联网上公布的游戏行业涉诉案件的裁判文书进行分类、整理、分析,总结出游戏行业诉讼的基本状况,并形成分析报告,为游戏行业的合规风险提供借鉴和参考。

  数据来源和采集方法

  本次调研分析的数据来源于中国裁判文书网、无讼案例、威科先行、北大法宝等法律信息数据库的检索,于2016年12月27日对2016年全国游戏行业涉诉案件一审、二审、再审程序的裁判文书进行采集、整理、分析。

  注明:鉴于调解案件、部分撤诉案件及2016年未结案案件未在互联网公布,因此本报告中对于数据分析的结果仅具有相对的准确性和借鉴价值,请读者知悉。

  一、游戏行业案件数量不断上升 调解撤诉率较高

  根据本次调研的数据,对比2015年与2016年公布的民事案件数量,2016年游戏行业的案件数量处于上升趋势,同比上升24.7%。另外,根据北京海淀法院于2016年6月发布的《海淀法院有关网络游戏侵犯知识产权案件的调研报告》及北京石景山法院于2016年11月发布的《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关于涉动漫游戏知识产权案件新情况、新问题的调研报告》,两份报告均提到两个法院受理的游戏案件数量呈逐年上升趋势,其中海淀法院在2016年前5个月就新收涉游戏侵犯著作权案件139件,数量猛增。另外,报告中也指出游戏知识产权案件中调解撤诉的案件达到70%-80%,调解撤诉案件较高。

  从案件数量和调解撤诉率可以看出,诉讼已成为游戏公司的市场竞争策略。因为游戏一旦通过诉讼被法院作出禁令或侵权判决,游戏将无法上线渠道,竞争对手则会从中获利。另外游戏公司也会选择对方资本运作关键时间点(如上市重组、融资)提起诉讼,意图获取更多赔偿或优势。因此,在游戏行业的案件中,调解撤诉率较高,诉讼已成为游戏公司之间市场竞争的策略,成为增加谈判筹码的工具。

  二、案件纠纷类型 著作权侵权案件占比最大

  1、著作权类案件占比最大

  从游戏行业案件纠纷类型角度,著作权类案件占比最大,比例为43%,其中包含游戏著作权权属、游戏软件著作权侵权、游戏改编权侵权、游戏元素(如图片、人物形象、游戏画面、音乐)侵权、游戏信息网络传播权侵权等多种类型的著作权类案件。这和游戏行业的特点有关,游戏作为法律意义上的作品,蕴含着丰富的知识产权元素,因此游戏行业的大部分案件均和著作权有关。笔者认为,随着游戏产业的发展,在未来相当长时期内,游戏著作权类案件的数量将呈持续增长态势,占比仍旧将稳定在首位。

  2、商标不正当竞争案件占比22%,多案由诉讼成为潮流

  商标、不正当竞争纠纷作为知识产权类案件的主要类型,也是游戏行业案件中常见的诉讼类型,占比22%,其中包含商标权权属纠纷(如波克捕鱼达人商标案)、商标权侵权纠纷(如腾讯剑灵商标维权案、杭州边锋三国杀商标维权案)、不正当竞争纠纷等主要类型。另外,游戏公司以著作权侵权、商标权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等多个案由同时起诉的案例不断增多(如奇迹MU案、网易VS多益神武案),已经成为游戏行业知识产权案件诉讼的潮流。

  3、玩家用户纠纷案件数量不容小视

  随着游戏行业的发展,玩家用户的数量也在不断扩大,同时也伴随着玩家用户纠纷案件数量的上升。在玩家用户纠纷案件中,主要是玩家账户封号、玩家账户盗号引起的纠纷,游戏公司以玩家违反《用户协议》使用外挂或者违规道具交易为由封停账户,玩家据此提出诉讼要求解封账户,这类案件调解撤诉率也较高,游戏公司选择息事宁人的较多。

  4、运营代理纠纷案件数量上升

  游戏运营代理类纠纷数量正在上升,占比9%,其中包括研发商未依约修改游戏导致代理商解除合同收回授权金的案件(如杭州边锋VS上海鱼乐案)、代理商或联运商未依约支付分成费用案件(如心动网络VS北京鸣鹤鸣和案)。

  5、委托外包类案件数量占比较低

  外包是游戏行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为外包问题而产生的纠纷是比较多的,既包括未支付外包款、也包括外包质量太低导致拒付外包款纠纷,但从笔者查询到的案件数量来看,外包商真正通过诉讼途径维权的案例并不多,可能这也和外包商希望尽量维护客户关系、维权成本较高、法律意识较低、对方公司跑路等多种原因有关。

  三、游戏案件诉讼标的及判决金额不断提高

  根据笔者采集的数据,诉讼主张金额在10万以内的案件占比较大,这类案件主要是游戏元素类侵权(如奥飞动漫、原创动力起诉游戏侵犯喜洋洋图片著作权);主张100万以上赔偿的金额占比41%,这类案件主要是游戏整体侵权、改编权侵权、商标权侵权为主。根据笔者的观察,游戏公司起诉主张的标的在不断加大,上千万的诉讼标的也不断出现(如网易网易VS多益神武案)。

  相对应的,从法院判决金额金额来看,判决金额在10以内的案件占比近一半,大部分也是游戏元素类侵权;判决金额在100万以上的占比19%,相对于原告诉讼主张的比例41%差距不小,说明法院在判决金额上面相对来说是比较保守的。但随着近期较大赔偿金额的出现,如奇迹MU案一审判赔600万、网易VS多益神武案一审判赔1500万,这大大刷新了之前游戏行业侵权判赔额常见在50-100万左右徘徊的历史,游戏行业的价值也逐渐被法院所认可,相信在未来的时间,判决金额将会不断刷新纪录,侵权者的违约成本将不断提高。

  四、北上广是游戏案件诉讼的高发区域

  根据调研数据,北上广法院处理游戏案件的占比达到66%,其中上海法院处理游戏行业案件最多。如果北上广加上浙江和江苏,占比达到82%,这也是和游戏公司的布局有关,大部分游戏公司都聚集在这五个省份(直辖市),相应的纠纷也主要聚集在这些省份。

  五、法院审判期限在6个月以上的占比达到61%

  根据调研数据,法院审理期限在6个月以内的占比39%,6个月到一年的占比32%,一年以上的占比29%,其中涉及游戏知识产权类案件因为游戏行业专业性较高,法院审理难度大,该类案件的审理期限基本都在6个月以上,大部分都在一年以上。

  六、诺诚律师团队法律建议

  根据本次调研报告的内容,笔者提出如下法律建议,供游戏行业公司参考,以更好的规避风险。

  1、防范研发侵权风险,进行开发法律风险评估。

  如今部分研发商忽视侵权问题,或者故意打擦边球采取先上车后买票策略,但笔者认为这种开发模式在未来将受到越来越大的挑战,法院的判决金额在不断提高,侵权成本也相应提高,玩家的要求也在提高,仅仅靠蹭IP已经很难吸引用户,未来只有核心玩法的创新、更好的用户体验才是关键。

  基于此,游戏研发商在研发过程中应提前防范知识产权侵权风险,应提前就拟采用的游戏名称、人物名称及肖像、游戏情节、音乐等重要游戏内容进行排查,以确定是否存在侵权风险。对于研发商将美工、音乐等委托外包商开发的内容,在合同中要明确约定知识产权归属、委托内容不得侵犯第三方知识产权以及出现侵权争议时责任承担的主体、方式等,进一步规避侵权风险。

  另外,游戏研发商在研发时也要注重充分的法律风险评估,应就游戏项目涉及的游戏开发模式、游戏类型、版权获取方式、游戏审批备案、游戏行业政策等问题涉及的法律风险进行充分评估。

  2、及时申请商标、进行著作权备案

  在游戏研发过程中,研发商应在游戏上线前将游戏名称、主要角色名称申请注册商标,并注重商标类别,游戏行业商标类别主要包括第9类 计算机游戏软件、第16类
漫画、印刷出版物、照片,图片,图画 ,纸牌,扑克牌、第28 类 游戏器具和玩具、第38类 提供数据库接入服务、第41类 在线游戏,图书、电影出版服务、第42类
计算机程序设计。另外,研发商应在游戏上线前将整个游戏软件、主要角色形象、主要地图场景、主要道具、主要技能形象进行著作权登记,对于更新的游戏软件也尽可能定期进行著作权登记备案。

  3、完善保密制度,控制游戏源代码。

  游戏软件的源代码对于游戏公司非常关键,一旦外泄将产生同类游戏、私服等非常严重的问题,因此这对于游戏公司的保密制度产生巨大的挑战。笔者认为,游戏公司应对其游戏软、硬件等核心商业秘密采取保密措施,限制接触人员,防止单个员工掌握全部游戏代码;设立风控制度,规定所有接触游戏代码的人员必须登记、签字确认;在游戏源代码中埋伏特殊、错误或无效的代码或标记,以便举证;与接触源代码、游戏核心设计的员工签订保密协议,并根据情况增减保密内容;对离职核心员工的去向进行必要监测,以便在游戏公测期而非上市期能够尽快发现、遏制侵权行为。另外,对于游戏核心人员应签订完善的竞业禁止协议,约定不超过两年的合理竞业禁止期限,避免核心员工加入其他竞争游戏公司而造成对本公司游戏产品的重大冲击和破坏。

  4、防范运营合作风险 进行合同管理

  游戏发行运营是游戏项目盈利的阶段,运营过程中也不可避免的会碰到许多问题,如何更好的规避运营期间的法律风险是每个游戏公司遇到的问题。(1)注意发行代理合同条款。发行代理合同是确定研发商与发行商之间权利义务的重要合同,双方应对发行代理合同涉及的游戏版权许可使用、发行范围、收益分配、衍生品授权、游戏技术支持、盗版维权合作等发行代理事项进行充分协商,以免后期过多扯皮。(2)针对游戏运营过程中涉及的虚拟道具物品、虚拟货币、收费定价等游戏收费问题进行充分沟通,寻求法务或律师介入,规避越来越严格的游戏收费方面的政策风险。(3)游戏公司应就游戏推广过程中涉及的推广方式、广告发布等事宜进行严格审核,规避广告风险,防范。

  5、完善用户协议 提前做好公关危机预案

  游戏公司应注意与玩家用户之间的相关协议及相关注册程序,包括用户协议、隐私政策、免责声明书等协议,同时在游戏运管过程对于封停游戏账户应保留证据,以应对可能发生的玩家投诉或诉讼。另外,如果在游戏运营过程中发生因版本更新、游戏停止运营、用户维权等事件导致的运营危机,游戏公司应提前做好公关危机预案,要求法务或律师介入,规避相应法律风险。

  6、合格选择维权方式,合理选择诉讼法院

  对于游戏领域的纠纷,可根据情况选择民事诉讼、刑事立案或行政投诉等维权方式。游戏侵权发生后,权利人的救济手段不只有民事诉讼一种,还有行政投诉、刑事立案、渠道维权等多种选择。

  (1)行政投诉。权利人可向文化执法部门投诉,行政投诉的处理时间相对于诉讼更快捷,但行政机关的处理方式仅限于责令停止侵权、行政罚款,权利人无法得到相应赔偿。

  (2)渠道维权。权利人可以向游戏去到发出有效通知、进行投诉,提供侵权游戏名称及链接,要求渠道商对涉嫌侵权的游戏进行下架处理、断开链接等。渠道平台服务商在接到权利通知函后,应进行相应的权属审核,由渠道商作为中间方进行通知、调解,根据情况及时采取删除、下架等处理方式。根据我国《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游戏平台商在接到有效通知后应及时将通知转发给平台上的游戏开发者,并根据侵权与否、显著与否等情况及时采取删除、下架、要求提供担保等处理方式。

  (3)民事诉讼。权利人可以选择提起民事诉讼的方式,要求侵权人承担停止侵权、消除影响、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但应当注重诉讼策略,比如选择在哪个法院起诉,北上广法院相对来说审理游戏行业经验更多,判决赔偿数额也更高。另外,鉴于诉讼周期较长,而手游生命周期短,因此诉讼作为一种市场策划或威慑手段,权利人可以在诉讼过程中合理考虑和解方案,据了解许多游戏侵权案件进入诉讼后,权利人通过和解获得的赔偿远高于法院判决的数额。在和解方案中,一般双方以“赔偿”加“限期修改”的模式进行和解,即侵权方认可存在侵权行为,并以一定赔偿金获取权利人谅解,同时对游戏中侵权的内容在限期内进行修改,修改后的内容以权利人确认为准。

  (4)刑事报案。由于通过民事诉讼所获赔偿无法抵充维权成本,威慑力度小,一些手游厂商开始了刑事立案的尝试,力图以刑事打击犯罪的激烈手段打击游戏山寨、盗版行为,这方面有游戏大厂的一些成功案例,但一般情况下公安受理难度较大,对于中小型游戏公司维权有一定难度。

  关于诺诚游戏法

  诺诚游戏法团队致力于提供游戏行业的专业法律服务产品,为游戏研发商、发行商、渠道商、投资者、媒体、外包团队、电竞选手主播等游戏行业参与者提供专业的游戏领域法律服务。诺诚游戏法现已为多家游戏行业参与者提供专业的法律服务,在游戏领域积累了丰富的法律实务经验。

Copyright © 2012-2019   www.70109.cn    版权所有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素材、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